首页 > 寻找线索>一位剪纸艺人与北京人头盖骨的刹那情缘

一位剪纸艺人与北京人头盖骨的刹那情缘

http://www.zkd.cn 周口店遗址网上博物馆

 

2005年6月9日,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政府公布了征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线索的消息,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根据一名知情人的线索,一位93岁的剪纸艺人走进了我们的视线,他叫陈志农。
  陈志农从小就迷恋上了绘画,长大后在绘画方面具有了一定的造诣。1932年春季的一天,陈志农路过东单永兴洋纸行,由于为他们画过广告,所以比较熟识。恰好协和医院的何健之先生也在这儿,他说起了招聘绘画人员之事。正发愁没有职业的我就有意去应聘,克刚到家就有个同学在等我,他告诉我实业部正在招聘绘画人员,消息就登在“世界日报”上。我想好啊,第二天就到西城白塔寺的实业部去报了名。考试那天,来了足有200多人,我们被引到一个大礼堂,发给每人纸笔和一块石头,要求画出石头的六面图形。从报名到考试有几天的功夫,我借机又到协和医学院,找到何健之先生,他又领我去见魏敦瑞博士。博士是一 位德国犹太人,身材不高,戴眼镜,表情很庄重,他拿出一枚出土的人类牙齿化石,要求我画出这枚牙齿的各面图形来。就这样我从东单到白塔寺往返几次,完成了两处的考试。接着实业部的考试结果公布了,我以第一名被录取。而魏敦瑞博士对我的绘画能力也给予认可,当即告诉我可以上班了。到这时,我才知道我的两次考试谋的是同一个差事,这就是实业部地质调查所新生代研究室绘图员,我的工作就是绘制各种标本图。
  除了绘制谷生物标本图之外,我和胡承志先生共同复制“北京人”头盖骨也是我在这里最主要的工作。当时是先由胡承志用头盖骨化石翻制一套模子,然后用它复制头盖骨化石标本的石膏素胎,再由我对照原件加以修整,并涂上与原件完全相同的颜色。我在为“北京人”头盖骨模型着色时,大胆采用了中国山水画染色的技法,在素胎上用毛笔蘸上调好的中国画颜色,一笔一笔的完成第一件复制件的着色。第一件模型做好后,我和胡承志都很激动,我们一同在模型头盖骨的里面留下自己的名字。这样在几年的时间里我们先后制作了100多件“北京人”头盖骨标本模型。这些模型作为科研标本,被送到国内外学术部门和大学里供研究、收藏。
  由于我所绘制的古生物化石标本图和对“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模型的复制着色,效果超出了用西洋画技法制作标本图和模型,逐渐引起考古界的重视。除在一系列考古专辑有所介绍外,在国外也陆续有报道,如美国的“大陆画报”。1940年,英国斯万女士还专门向我了解中国的绘画及科学制图方法。好莱坞的摄影师为我和胡承志对猿人头骨的复制着色过程拍照纪录,我们的工作情况还被拍成电影资料介绍到国外。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虽然日本人占领了整个北平,但因协和医学院是由美国人办的,所以日本人没有进入。珍珠港事件后,研究室来了一名日本人,说是考古学者,他到每个房间察看。以后的一段日子里这个日本人几乎每天都到研究室来。终于我的绘制工作完全停止了,胡承志也被通知着手整理各种标本。我便帮助他将各种标本用绵纸包好,再裹上厚厚的棉花,放到木箱里全部加封,再放到铁制的保险柜里。又过了些天,研究室的工作完全停止,我被告知由于时局的变化,不得不解除对我的聘用。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所以不感到意外。
  后来知道“北京人”头盖骨在战乱中失踪了,这是中国也是全人类的巨大损失。现在,国内健在的大概只有我和胡承志见过它的原件,真的希望他能重新回到它的老家来。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