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寻找线索>重要线索和寻找历程

重要线索和寻找历程

http://www.zkd.cn 周口店遗址网上博物馆

 

因为“北京人”、“山顶洞人”化石对研究人类进化非常重要,所以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世界上许多人都希望能够把它们找回来,纷纷猜测和寻找它们究竟丢失在那里,出现了数以千计的传闻……


  各种线索的版本使历史更加扑朔迷离

  在沉船"阿波丸"号上

  据息,1945年3月28日,已被日本军队征用的"阿波丸",在新加坡装载了从东南亚一带撤退的大批日本军官和要人驶向日本。4月1日午夜时分,该船行至中国福建省牛山岛以东海域,被正在该海域巡航的美军潜水舰袭击,3分钟后迅速沉没。1977年,中国曾对"阿波丸"沉船进行过一次打捞,但由于当时潜水技术的限制,只发现了锡锭、橡胶和一些其他东西,并未找到"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但是,打捞人员却找到了近现代文物,由此推断,该船印证了携带大量中国宝物的猜测,也成为"阿波丸"可能装载"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有力旁证。

  在"哈里逊总统"号上

  有学者认为,"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丢失在运送船只"哈里逊总统"号上。据说,1941年12月5日,带着化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乘坐专用列车前往秦皇岛,准备在那里把化石送上一艘由上海开来的美国定期航轮———"哈里逊总统"号。当时,这艘船预定在12月8日到达秦皇岛码头。

  在"里斯本丸"号上

  1942年10月2日凌晨,装载着700多名日军官兵,以及1800多名英国被俘人员和财物的"里斯本丸"号运输船,途经舟山附近海域时被鱼雷击沉,船上所载大量文物和奇珍异宝随之葬身海底。后来,附近渔民救起英军官兵384人,而据获救的英国战俘回忆,船上载有大批被日军掠夺的黄金财宝和文物,还可能有"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

  在天津美军兵营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类学家夏皮罗在《北京人》一书中说,一位原海军陆战队军人曾告诉他,化石曾辗转到了驻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1971年10月21日,据护送北京猿人化石出国转移任务的执行人、美国医生费利说,装有北京猿人化石的箱子放在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大院里的6号楼地下室木板层下面。

  已经丢失:

  在由北京到秦皇岛的火车上被日军劫持,但劫火车的日本兵不懂得化石珍贵的珍贵价值,或许把它们当作破烂扔掉,或卖给收“龙骨”的小贩。

  “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的神秘失踪,成为世界古人类学史上的一个巨大缺憾,多少科学家和有识之士为之多方寻找,最终抱憾终身。“北京人”,你究竟在哪里?……

世纪末的寻找

  1998年的秋天,十几位中国的著名科学家共同联名,发出了这样一份呼吁:

  对于我们中国的科学家来说,有这样一件事情始终不能忘怀:本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国和世界的几位杰出的科学家,根据一些当时很少有人相信的线索,在中国北京附近的周口店龙骨山上日复一日地苦苦寻找了多年,终于导致了一个伟大发现——“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的诞生,而这一发现使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是从猿变化而来的”这个在今天看来十分简单的事实,“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现之前还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理论。达尔文的进化论、“爪哇猿人”的发现都曾经被斥为奇谈怪论。但是,当“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以其空前丰富而完备原始人生活遗迹展现于世人面前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清晰而无可辩驳了。或许可以这么说,从1929年12月2日第一具北京猿人头盖骨出土的那一刻起,人类真正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过去了。然而令人痛心的是,这一伟大发现中最珍贵的部分——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和在中国发现的其他重要灵长类化石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乱中下落不明了。

  数十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此痛心疾首,也不知有多少人为寻找化石丢失的线索费尽了心力。随着世纪末的临近,随着多数当事人和知情人的辞世或年逾古稀,我们寻找丢失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希望也越来越急切。我们在想:这样一件发现于本世纪初的人类科学珍宝,在世纪中叶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遗失,而今天人类将告别这个世纪的时候,他们仍然不能重见天日。即使他们已经损毁于战火,我们也将努力找到一个确切的下落。否则,我们又将如何面对后人?

  当年北京猿人化石的失踪涉及到战乱中多个国家的当事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重要的线索可能流失于民间。现在,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关心此事的人士一直在查询有关的线索。但是他们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需要我们大家各尽所能,提供自己所知的线索和其他一切有用的支持,一起来帮助寻找。因此,我们想在这里向全世界所有热爱科学、进步的人们呼吁:在本世纪结束前,大家携起手来,做一次全人类共同寻找。

  也许在这次寻找仍然没有结局,但无论如何,它都会为后人留下珍贵的线索和历史资料。并且它还会是一次我们人类进行自我教育、自我觉悟的过程,因为我们要寻找的不仅仅是这些化石本身,更重要的是要寻找人类的良知,寻找我们对科学、进步和全人类和平的信念。

  让我们行动起来,继续寻找“北京人”,为即将到来的新世纪做出自己的贡献。

 

中国科学院院士、资深院士:

贾兰坡、刘东生、张弥曼、秦馨菱、叶大年

陈庆宣、孙殿卿、李廷栋、宋叔和、吴汝康

郝诒纯、王鸿桢、杨遵仪、侯仁之

  1998年8月

 

  市院共建以来,周口店遗址在市区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中国科学院的大力支持下,周口店遗址在保护、发展都取得进展的同时房山区委区政府更没有间断对“北京人”头盖骨的搜寻,2005年7月2日以房山区委区政府的名义成立了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工作委员会下设办公室和寻找工作队,具体负责寻找工作。这次以政府的名义成立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委员会,就是将此次寻找从民间寻找纳入到政府行为,向全社会广泛征集各方面的线索。为早日破解“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失踪悬案提供更多的依据。

  2005年8月16日,成立了以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冀朝柱、中科院院士吴新智、古人类学家周国兴、贾兰坡先生长子兼生前秘书贾彧彰为顾问的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

2005年7月2日“北京人”头盖骨寻找工作队授旗仪式

   周口店遗址是“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的发现地,是龙的故乡,作为后代子孙的我们更有责任、有义务把我们老祖宗找到,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寻找“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的各项工作已经全面展开,这不仅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责任。

   为了明确工作任务,做好收集、整理、寻找“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的工作,目前搜集从丢失后到目前的文献、书籍和线索,为寻找工作提供依据。通过采访胡承志先生,针对“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的装箱、搬运、运送、丢失的细节在进行一次全面细致的采访,并结合贾兰坡、黄慰文撰写的《周口店发掘记》及相关文献资料进行分析,本着“先易后难,先市内后市外,先年长后年幼,先国内后国外”的原则,制定寻找线路。对重要的线索进行梳理、考证、确认,制定寻找计划,上报寻找工作委员会,对有价值的线索进行追踪,以期达到寻找化石的目的。

采访“北京人”化石的最后装箱者胡承志先生采访知情者陈志农先生(2005年)


登录